倒也不多解释而是继续装作不知道夏父夏母是谁

分享到:
 “是我们公司的同事。”
 
    “年龄多大?”
 
    “不太了解,看样子应该不超过三十岁。”
 
    “哪里人?”
 
    “没听他说过。”
 
    “家庭条件怎么样?”
 
    “不太清楚。”
 
    “父母是做什么的?”
 
    “从来没问过。”
 
    “年收入多少?”
 
    “这是人家**,不方便问。”
 
    “那身高多少体重多少?”
 
    “反正不高不矮不胖不瘦。”
 
    …………
 
    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夏清一问八不知!
 
    夏父夏母差点没气的晕过去,女儿这是中邪了吗?连对方的身份都不了解,估摸着也就只知道个名字而已!
 
    施程则是越听越开心!很显然,夏清根本就是单相思!都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单身,是不是有妻女!
 
    这样看来,自己还是有着不小的机会!
 
    “夏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连这最基本的情况都不了解,就喜欢上人家了?”
 
    夏民一贯是严肃而传统,见到女儿居然做出这种荒唐事情,面色不由得一沉。
 
    “他很好的。”夏清想要替苏锐辩解几句,不过她这话也确实没什么说服力,根本拿不出什么有效的论据来。
 
    “他好不好你说了不算。”夏民沉吟道:“他还能比你的施程哥更好吗?连人家到底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就偷偷芳心暗许,我看那什么苏锐要比施程差的远了,最起码你俩青梅竹马,咱们两家知根知底,施程也对你情根深种!”
 
    施程听了这话,几乎都要跪下来给夏民磕头了,然后一边磕着头还得一边高声喊着:“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这未来的岳父可不是一般的给力啊!观点鲜明,论据有力,不愧是当过领导的人物!
 
    不过,夏清听了父亲的话,却有些意外,然后笑道:“爸,你乱说什么呢,什么情根深种的,施程哥一直把我当亲妹妹看待,这一点我还是明白的,你可别乱了套啊。”
 
    夏父夏母简直无语了,自己的女儿在聪明的时候几乎无人能敌,怎么在这方面这么不开窍呢?施程如果不喜欢你,会把你当成亲妹妹一样照顾吗?
 
    看到场面有些尴尬,施程意识到现在自己必须做出姿态来,连忙打圆场:“夏清,谈恋爱真的是一件很谨慎的事情,甚至有可能对女人的一辈子都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我觉得这件事情你还是要慎重一些,两个人在一起,一定要知根知底。”
 
    夏清点了点头,现在她虽然也觉得自己对苏锐了解太少,但是她愿意相信自己心中的感觉。
 
    夏民点了点头,欣赏的看了施程一眼,说道:“小施说的对,这样吧,你把那个苏锐约出来,我们也可以替你把把关。”
 
    “约出来和你们一起吃饭?”听到这句话,夏清的脸上满是为难。
 
    苏锐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呢,就让他和自己父母一起吃饭?这意思也太明显了吧?
 
    “夏清,你已经老大不小了,再拖下去可就要三十岁了,你不着急,你爸你妈都还着急呢。”马岚手一挥:“我们难得来一次宁海,必须要给你严格把关才行,如果我不满意,你的这种感情必须打住。”
 
    “那……好吧。”事实上夏清也想让苏锐见一见自己的父母,看这种情况,如果自己拒绝的话,根本就要没完没了了。
 
    夏清犹豫了一下,便拿出手机,拨打了苏锐的电话。
 
    下一秒,苏锐那极具特色的华夏国歌手机铃声便慷慨激昂的在邻座嚣张的响了起来!http://piaotian.net
 
 第466章 这是一种游戏
 
    苏锐光顾着尴尬了,却忘了调静音,等到他手忙脚乱的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的时候,铃声已经响了半分钟了。
 
    而邻座的夏清,早已经是满脸疑惑的看向这边了。
 
    由于座椅椅背很高,因此夏清之前并未注意到隔壁有人,此时听到那国歌的铃声一直响着,才开始感觉到诧异无比。
 
    整个宁海,估摸着也就只有苏锐一个人才会用国歌来当铃声吧?
 
    正当夏清准备站起身来的时候,苏锐对曹天平使了个颜色。
 
    意思很明白——帮我顶缸!
 
    后者看懂了,不过却没答应,而是伸出了手指,比划了一个“三十”的手势!
 
    “给我免去三十万赞助费,我就帮你的忙!”
 
    “一个小忙怎么能值三十万?三十块还差不多!”苏锐用眼神瞪了回去!自己都火烧眉毛了,这个铁公鸡还是死性不改!
 
    “要么就免掉三十万,要么你就自己站出来。”曹天平的眼睛虽然都快被脸上的肉给挤没了,但是依旧瞪来瞪去!
 
    不远处的服务生看着两个大老爷们在那里眉来眼去互相放电,简直下巴都要扯到地上去了!这俩人在公然**吗?
 
    不,何止是公然**,那两人眼睛之间的电流足够把乳猪烤熟!
 
    “反正现在是你的事情,决定权在你。”曹天平似乎认定自己吃死了苏锐,自信的挑了挑眉毛,挑衅的眨了眨小眼睛。
 
    苏锐看着这个胖子给自己放电的模样,忽然觉得浑身恶寒无比!
 
    “算你狠!”苏锐咬牙切齿的重重点点头!
 
    “成交!”
 
    也算是这两人心有灵犀了,仅仅凭借眼神都能交流到这种地步,如果不谈恋爱真的是太浪费他们彼此之间的这种默契了!
 
    “夏清,怎么回事?”施程看到了夏清的眼神不太对于是问道。
 
    “没什么,我看看。”
 
    夏清说着,便站起身来,想要看看邻座坐着什么人。
 
    就在这个时候,曹天平拿着手机站了起来,一边装模作样的打着电话,一边说道:“什么,你说你的收款出现了问题?是客户的资金不够还是渠道被破坏了?”
 
    “你现在暂且把收款的事情放到一边,马上回公司,我们详细研究一下,好了,就这样吧。”
 
    身为市场部的小组长,曹天平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地位的,这个电话打的中气十足,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必康的老大呢。
 
    当然,在苏锐看来,这货纯粹是猪鼻子里插大葱——装象。
 
    曹天平见到夏清,连忙挂掉电话走上前来,同时恰到好处的用他那愈加肥胖的身体挡住了夏清的视线。
 
    “曹组长,怎么是你?”夏清见到曹天平在这里,不禁很是意外。
 
    与此同时,她的俏脸之上已经腾起了两朵红晕,刚才自己可是都当着家人的面说暗恋苏锐了,如果这话被曹天平听到并传到苏锐的耳朵里,那自己以后如何面对苏锐?
 
    暗恋是一回事,明恋又是另外一回事!万一被拒绝了该怎么办?万一苏锐从此疏远自己又该怎么办?
 
    在这一瞬间,夏清的心中涌出无数的担心,她生怕表白之后爱情得不到,本来拥有的友情也没有了。
 
    可是此时的她却似乎忘记了,本来自己打算晚上邀请苏锐和父母共进晚餐,这种行为的实质意义也和表白差不多了。
 
    就算是再勇敢的女人,一旦面对需要好生呵护的感情,都会变得小心翼翼慎之又慎……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向秦悦然那般豁得出去孤注一掷的。
 
    “我在这里见个客户。”曹天平笑眯眯的说道:“夏助理,你这是有客人吗?”
 
    “没什么,对了,你有见到苏锐吗?”夏清双颊微红的问道。
 
    “他呀,刚刚被总裁叫过去训了一通,现在正呆在座位上郁闷的撸啊撸呢。”
 
    听到“撸啊撸”三个字,施程的嘴角掠过一丝轻蔑的笑容来,都多大的男人了,还在玩英雄联盟这种少年玩的游戏?这种人能有什么前途?
 
    如果自己的属下敢在上班时间做这种事情,自己一定会不由分说的将其开除!
 
    施程明白“撸啊撸”是什么意思,但是夏父夏母可是完全不明白的,他们完全想到了另外一个方面!
 
    夏民把咖啡杯子重重的顿在桌子上,说道:“大白天的居然敢在办公室里做这种事情,真是伤风败俗!”
 
    他本身就是个保守严肃的人,听到苏锐的这种行为,自然是义愤填膺。
 
    马岚则是长大了嘴巴,她同样无法想象,自己闺女看中的男人,竟然能够干出来这种事情!
 
    撸啊撸?
 
    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么直接的吗?怎么都不在意一点影响的呢?
 
    夏清是女孩子,也不明白曹天平所说的是一种游戏的名称,她知道苏锐不会干出那种事情,生怕父母会误会苏锐,因此微微红着脸,继续说道:“曹组长,你刚才说苏锐在干什么?”
 
    “他在撸啊撸,平时上班的时候,他最喜欢偷偷摸摸干这个了。”
 
    曹天平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英雄联盟”这种游戏一直被他们称之为“撸啊撸”的,此时说起来非常自然,当然,对这种游戏不了解的人则会想到完全相反的方面。
 
    一旁座位角落里的苏锐恨不得把曹天平给活活掐死,不,掐死都不解恨!
 
    这货说话都不过脑子的吗?
 
    曹天平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怀好意的往苏锐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看了看满脸怒容的夏父夏母,继续笑着说道:“你们不要误会,这只是一种游戏而已。”
 
    “一种游戏?”夏民冷冷说道:“这确实是一种游戏!”
 
    施程也在一旁不阴不阳的补着刀:“看来这个苏锐的爱好真的很独特,老是玩这种游戏,不怕肾亏的吗?”
 
    他虽然知道英雄联盟是怎么回事,但是绝对不会替苏锐解释的,他怎么会干出成全情敌的事情来?不抓住一切机会落井下石就算不错了!
 
    曹天平见此情况,倒也不多解释,而是继续装作不知道夏父夏母是谁的样子,笑眯眯的说道:“夏助理,如果你有事找苏锐的话就直接去找他好了,他每次撸都很快的,从开始到结束也就……也就很短的时间。”
 
    苏锐的拳头已经捏的咯吱咯吱响,脖子上的青筋已经暴了起来!
 
    尼玛,老子每次玩英雄联盟,虽然被对方的英雄干死的快了点,但每次都在进步好不好?你个死胖子,居然说我每次撸都结束的很快,这特么会造成多大的歧义啊!
 
    这误会比海深,苏锐就算是跳进黄河里也别想洗刷干净身上的污点了!
 
    尼玛曹胖子,老子不把你变成哑巴都对不起你这张能说会道的破嘴!
 
    施程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原来已经是肾亏了,确实,这种游戏玩多了的话很伤身体的。”
 
    夏民已经是脸色铁青!
 
    “夏助理,要不你们先聊着,我这边还有客户。”曹天平笑道。
 
    “呃,好吧。”夏清满脸通红的坐了下来,她心底一万个不相信苏锐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可是,她相信并不代表她的父母也相信!
 
    而这边曹天平一坐下,一双手就已经如铁钳一般掐住了他的脖子!
 
    “曹胖子,信不信我弄死你?敢这样诋毁老子的名誉,你是不是忘了,那演唱会的门票还在我手上呢!”苏锐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我快被你掐死了……”曹天平涨红了脸,跟煮熟了的大虾似的!
 
    “我跟你讲,如果这件事情你不给我解释清楚的话,我绝对不会把演唱会门票给你!死胖子!”苏锐松开了手,曹天平躺在座位上,衣衫不整,气喘吁吁。
 
    “我并没有那种意思啊。”
 
    “可是别人听起来是那种意思。”
 
    “别人理解成什么意思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那也不行,必须解释清楚,否则不仅没有门票,以后也别想再参加任何唐妮兰朵儿的演唱会,我会告诉她,将你这种败类粉丝永远开除出粉丝团!”苏锐恶狠狠的低声说道!
 

欢迎转载pk10彩票平台排行榜-信誉彩票平台排行榜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pk10彩票平台排行榜-信誉彩票平台排行榜 » 倒也不多解释而是继续装作不知道夏父夏母是谁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